糖醋年糕

人间留给他们吧,她只要这一轮月亮。

【上耳】初恋回忆录

OOC剧烈/bug有/慎入

-

初恋回忆录.

 

  耳郎响香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几乎违背她从前所有理想标准和要求的男生。从开场白起始就把自己性格里轻浮一面展露出来的傻子真的不多见,而上鸣电气算其中最不开窍的一个。他主动挥手打招呼的时候耳郎记得不怎么擅长跟男生相处的自己身体下意识向后缩了一下,结果整个人不幸磕上了窗户边缘的墙棱。吃痛叫出声的时候出于生理反应眼睛紧闭过一瞬,再睁开的时候视线可及之处就只剩下男生不断放大的面容。情绪里的担忧毫不避讳一点点赤诚流露出来任由她捕捉,伸手向她后脑试图查看伤情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耳根有些发烫,回过神来几乎像是埋在他胸口的姿势也叫她...

一整天课的十八岁第一天 我还算快乐

我发现找过去认识的人叙旧根本是最可怕的事情,尤其在相互坦诚揭露过分开之后各自留下的疤痕之后,想要扒开一切隔阂阻碍飞度回去的情绪强烈。弥足珍贵的东西其实谁也没心大到遗忘,只是不得已接受的成长的代价是这一页必须翻过去。我们都再回不到过去的立场了,抚慰的说辞都觉得多余。但心里清明得很,即使不言牵挂都是深刻的。

当她说到那一句“其实不用天天聊天养火花。像现在这样「即使不经常联系,但出了什么事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对方」,这样的关系我觉得其实挺好的。”的时候真的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温柔攥紧了。什么一厢情愿的想而不得的苦闷,花费在他人身上的没有回应的过余热情,通通尽可以忘却或熄灭。有这样仅此一个人就够了。自...

【真遥】潮起潮落

@清酒酿愉
提前生日快乐 爱你

*跟原作略有出入的流水账/ooc有

_

潮起潮落.



  离开岩鸢前的冬天湿气格外厚重,下雨非常频繁。晨跑的时候七濑遥发现海岸线似乎跟前一天看到的不一样,但究竟是往前延伸了一些还是向后退缩了一阵一时半会儿他也分辨不出来。于是就很合时宜地想起昨天放学回来的时候橘真琴念叨过的到东京之后的第一件事绝对要是配眼镜。一副实体架,最好是黑框的。另一副隐形的,屯起来备用。七濑遥记得那会儿自己还有点幸灾乐祸地问他怎么读个高三就把眼睛读近视了,换回橘真琴一阵“这种地方小遥就不要揶揄我了”的嗔怪。现在七濑遥有一点开心,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陪橘真琴...

碌碌无为的九月初。记忆从行色匆匆人潮拥挤的站台前起始,途经八个小时分别倒计时。主题叫失去与改变之际的没心没肺,对即将发生的故事毫无知觉,目标模糊或甚至虚无。目的地是同家乡接近却温存不足的陌生都市,烟火气息浓厚,居民的胃袋和心肠或许都火热,但天气却潮湿。大雨下起来锋利,骤降的气温既不友善也不柔和。新环境像在玻璃外层裹上白色纱布,一脚踏进前并不知晓枷锁甩不掉,深渊不能回头。毫无反抗抵触力气地被抛进被迫强制熟络关联的人群里,每个人面庞相似迷茫和佯装遗忘孤独。时时刻刻都必须直面交际的复杂与琐碎,推心置腹揣测完全不了解也不愿赤诚掏出来昭然若揭一览无余的另一颗心。偶尔回想某一个徒劳挣扎于困意清醒间的课堂已...

【黎湾】踽踽

一起经历过生死的都是爱情 我为他俩激情落泪 太感动了所以用爱发下电

*没营养观后感/ooc有/bug有/私设如山

_

踽踽.

  梁湾始终记得生命里有过仅此一场盛世烟火。漫天白漠是荒芜的背景,负伤且瘫软的身体是唯一留下忠实记录的见证者,动作迟缓而僵硬,大脑几乎没有力气思考,恐惧支配了全部情绪。但冷焰火腾空燃烧的一刻却有如千万朵繁花绽放盛开,顷刻间挽回一整个分崩离析的世界。她凝视这一片短暂空渺的惊鸿,一直强忍着的生涩的泪水终于如数夺眶而出。

  在此之前她从连绵似乎没有尽头的沙丘上滑落,在深邃不见底的夜晚里被如同巨浪卷起的狂沙包围追击几近吞噬,困于暗礁埋伏的海子河无...

深夜真情实感bot



1.“内山桑他呢 对nico生放送十分新奇 一直很兴奋地盯着弹幕……”
   “……然后惹你生气了”

2.“对所以我们在说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进去”
   “我有在听 一边看弹幕一边听”
    “他绝对没有听进去”
    “我跟他相处了很久(我跟他交情很久了) 他完全是没在听的表情”

3.“你在听吗”
    “在听在听在听”

4.“我不擅长一个人做广播啊”
   “但是绫音酱就算是懒懒散散地做广播 虽然这样有点说过头了 不管说些什么 应该都很可爱...

【ZR】早春

*跟原作没什么关系的架空向/各种bug各种ooc/慎入

*少年Zack×Ray

_

早春.

  Ray记忆里曾经有过一场颜色殷红的大雨,在起雾的玻璃被透明水滴拍打的片刻从指尖和枪口的缝隙倾泻而下。窗外雷鸣盖过子弹出膛的沉闷声响和父亲中弹的呻吟,就连手枪掉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极为聒噪的吱呀叫唤也抹去。双手出了细细密密几层汗,借闪电迸发出光亮的一瞬还看得清轻微的颤抖,可偏偏连心脏剧烈跳动的知觉都丧失。只记得清那样深邃不见底的夜晚仿佛盛了一个吃人的胃袋,借翻滚过却无迹可寻的乌云伸出灰色獠牙,一口吞噬掉满地狼藉。杀人现场连血泊都是漆黑,可头顶的月亮却是蓝色的。

 ...

【月谷】可及

*OOC剧烈/慎入

_

可及.



   至少一个瞬间也好,人会不会产生那种想要被谁特殊对待的念头呢?

 
 

  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的时候月岛萤不合时宜地走了神,本意拦网的手却同直面而来球擦了边。由于对面击球的力度偏大,在错失的一瞬手掌与手背的交界处不免有轻微的触痛感。月岛萤下意识地咂舌出了声,那边的动作马上就停了下来,眼神里怀揣七分不安三分歉意地径直越网到了自己这边。

 

 
  “月月月岛前辈??你没事吧??受伤了吗??”

 

  一年级的后辈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

【真遥】不要太惯一个拔完牙的人

拔牙拔到魂飞魄散 顺手码的沙雕流水账泄愤 没什么逻辑和剧情

*ooc有/bug有/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_

不要太惯一个拔完牙的人.

 

 

 

  橘真琴拔智齿之前显得信誓旦旦大义凛然,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整个儿地蔫了。准确来讲是从打麻药开始就开始全身抖个不停,双手交叉紧握还反复摩挲的那种。钳子伸进嘴里的前一秒他仅存的意志听清医生叫他放松,然后混沌的大脑里就开始无限循环早上出门前七濑遥对着电话那头介绍口腔医院的松冈凛一口咬定“真琴的话不哭就算不错了”的画面。当时他觉得很没面子,因此不知是出于撒娇还是报复性质地把惯例的早安吻延长了五秒。...

下一页

© 糖醋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